不规则五角星背后的故事


发布时间:    字号: [ ] 视力保护色:

不规则的五角星(普安县楼下镇纪委 供图)

  在普安县楼下镇泥堡村岩脚组群众张恩志家房屋的墙上,至今还印着一颗不规则的五角星。

  关于不规则五角星的来源,还得从“小红军”张红恩说起。

  1935年4月21日清早,饥饿难忍的张红恩到山上找野果充饥。但直到中午时分,仍然没有找到可以果腹的食物,失落的他坐在路边的草坪里休息。这时,一位骑着大黑骡子的人来到他身边,那人穿着一身灰色衣服,头带灰色帽子,帽子上有颗醒目的红色五角星,后面跟着一群跟他一样着装的人。

  看着瘦骨伶仃、光着脚板、穿着满是补丁衣裤的张红恩,那人笑咪咪地问道:“小鬼,在想什么?”

  那人一边说,一边从骡子背上跨了下来,从包包里摸出了一块干粮递给张红恩:“给你!”

  张红恩看着面前的陌生人,紧张地向后退了半步,眼睛直盯着那干粮,口水都快流出了。张红恩见那人面带微笑,和蔼可亲,紧张的心情逐渐放松下来,于是接过干粮,迅速往嘴里塞。

  “今年多大了?是哪里的人?”那人亲切地问道。

  “14岁了,岩脚寨的。”

  “回家吗?”

  “家?”张红恩听了这话,眼泪突然掉了下来。在他6岁的时候,父母双亲病死,就成了孤儿,是大伯家收留了他。两年前大伯欠地主家一块大洋,后来由于还不起债土地被侵占了,生活无着落。12岁的张红恩就给村里的一地主家做长工,吃不饱、穿不暖、干重活,还要常常挨鞭子。

  “我没家,我大伯出门了,我在给地主家当长工。”张红恩说。

  那人转过身,从大黑骡子背上的包里拿出一件灰色的衣服说:“送你吧!我们是红军,是老百姓的军队。”

  “红军?”张红恩迟疑了一会,最后接下了衣服,内心既感激、又敬佩。

  “下面有岔路吗?”红军问。

  “有,有好几条,你们去哪?我给你们带路。”张红恩说。

  那人点了点头,张红恩和刚才骑骡子的人走在前面。走过岩脚寨的最后一个岔路时,那人对张红恩说道:“就到这儿吧,谢谢你了!回去吧。”

  张红恩先是点点头,后又摇摇头说:“我能跟你们一起吗?”

  “路上很辛苦。”那人回答道。

  “我不怕苦,有饭吃就行,还能帮你们背包包。”张红恩诚恳地说。

  就这样,张红恩加入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第三兵团的队伍。

  一个月后,张红恩的大伯回到家,寨子里的刘大妈上门告诉他:“那天我在山上看见穿着灰色衣服的红军队伍,走在前面的‘小红军’是个小个子,仔细一看,原来是张红恩,他们往泥堡方向去了。”

  张大伯了解到,和张红恩一起当红军的,还有张红生、罗小才。他们三人自从跟红军一起长征之后,就再已没有回来过。

  为了思念张红恩,也感激红军收留了张红恩,张大伯于是在自家墙上印了一个五角星:“看到五角星,就像看到张红恩一样,就像看到红军一样。”

  红军来过之后,地主被打倒了,张大伯家分到了不少土地,日子也一天比一天好了起来。

  如今的楼下镇泥堡村,老百姓们早已过上小康生活,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第三兵团在泥堡村留下的活动遗址,现已成为革命传统教育基地、爱国主义教育基地、党史教育基地。

  “这颗五角星虽然不规则,但在我们老百姓心中,永远是闪闪发光的!”泥堡村岩脚组张家墙上的那颗不规则的五角星,就像红色基因一样,被当地老百姓世代传承,永放光芒。(普安县纪委监委)

    
分享到: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

  • 黔西南州监委首次向州人大常委会报告专项工作 2021-08-31
  • 《贵州日报》头版:深化政治监督 上下联动贯通 推动标本兼治 ——贵州省委实现巡视巡察高质量全覆盖 2021-08-31
  • 共产党人的精神谱系 | 焦裕禄精神:绿我涓滴 千顷澄碧 2021-08-19
  • 深度关注 | 聚焦疫情防控失职失责问题 多地问责近百名党员领导干部 2021-08-19
  • 第一批政法队伍教育整顿和“回头看”结束 近2万名干警向纪委监委投案 2021-08-18